交汇点:智库专家话百年系列之四|用新现代性道路创造“中国奇迹”

编者按:百年风雨兼程,世纪沧桑巨变。为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向党的百年华诞献礼,苏州大学人文社会科学处、东吴智库开展“智库专家话百年”活动。专家文章《用新现代性道路创造“中国奇迹”》刊载于《新华日报》交汇点、新江苏新闻客户端。现将全文转载如下。

用新现代性道路创造“中国奇迹”

任平

伟大的中国共产党建党已经走过了百年历程。回溯百年党史,全面总结百年经验,我们需要聚焦贯穿百年党史的主题和主线。谓之主题,就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人民的根本向往就是党的奋斗目标。如果说,自1840年第一次鸦片战争爆发至今180余年来,“选择何种现代性道路才能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成为中国人民、中华民族的根本追求与奋斗主题,更成为中国共产党的伟大初心、根本宗旨和主要使命,那么,贯穿百年党史的主线,也就是中国共产党在百年史上超越其他一切政党的最重大贡献,就在于党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领导中国人民成功开辟了顺利通向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新现代性道路,包括革命道路和发展道路。沿着这一道路,中国人民从站起来、富起来到强起来,成功实现着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今天,站在新时代历史方位上回望建党百年史,我们发现创造现代化全面发展的“中国奇迹”正是由新现代性的中国道路带来的成功标志。进入新时代的新发展阶段,中华民族正在奋力全面开启的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新征程,正是这一主线和主题在新时代的伟大继续。这一道路的成功开辟,不仅是对自鸦片战争180余年来以何种现代性道路来救亡图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即现代性的“中国之问”的科学解答,也是对如何超越西方资本逻辑主导的现代性危机、超越前苏联经典现代性社会主义困境的“世界之问”的中国创造与中国解答,更是开创了人类新文明路向、催生全球新变局的最主要标志,具有重大的世界意义。

从中国人民探索现代性道路以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历史逻辑来看,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人民成功开辟新现代性道路是颠覆和超越了近代旧中国选择的西方现代性道路的必然结果。1840年鸦片战争以来,为了反抗西方列强压迫、摆脱“半殖民地半封建”落后状况、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无数仁人志士曾经向西方学习,搬用西方现代性道路,然而屡屡失败。从洋务运动到戊戌维新,从太平天国到辛亥革命,都先后失败了。究其根源,一方面是因为西方道路是以资本逻辑为中心的,资本追逐利益最大化的属性必然导致三大崩溃:资本逻辑内在矛盾造成人与人的社会关系全面异化、严重的两极分化和全面冲突,必然导致经济危机和社会崩溃;追逐利润最大化必然导致人与自然关系的全面恶化,造成人的生存自然基础的崩溃;单边霸权主义必然造成“东方从属于西方”的全球分裂与全球体系崩溃。

对中国而言,西方列强用“坚船利炮”打开国门,迫使中国沦为半殖民地,被纳入西方霸权、霸凌、霸道的世界现代性版图,受压迫、遭奴役、被剥削,这一旧全球化时代霸权体系直至今天依然被美国为首的西方世界所无耻地加以维护,当然是中国人民所不能接受的。争取民族独立和人民解放,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就成为中国人民、中华民族的根本追求和奋斗主题。另一方面,西方灌输中国的现代性思想,如严复翻译的《天演论》所表达的“进化论”,虽然具有一定的进步意义,被康有为、梁启超、严复、谭嗣同、孙中山甚至早年的陈独秀、鲁迅等人推崇,但本质上不过是西方资本逻辑的“弱肉强食”、“丛林法则”的文化表达,其来源的“欧洲文明形象”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轰然崩溃。

与此同时,“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我们送来了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在马克思主义指导下建立的中国共产党,从此领导中国人民探索一条不同于西方的现代性新路,包括革命道路和发展道路。新民主主义革命道路推翻了三座大山,建立了新中国,让中国人民站立起来;那么,新现代性的发展道路则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现代化强国之路,这一道路之“新”在于:用人民共同富起来超越了西方道路必然导致的两极分化、社会崩溃;用生态文明、绿色发展之路解决了西方道路导致的人与自然关系全面崩溃的根本危机;用多元主体“和平发展、合作共赢、文明互鉴”的新全球化时代体系来取代那种导致全球分裂的单边霸权主义的旧全球化时代体系。我们不走西方老路,而是用新型工业化、新型城镇化、新型市场化、新型民主化、新型社会化、新型文明化、新全球化之路建设一个具有“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美丽”鲜明中国特色的新现代性的社会主义强国。

中国共产党人用改革开放的关键一招,甩开了前苏联僵化的经典社会主义现代性道路,开辟了充满旺盛生命活力、推动中国人民迅速摆脱贫困、走向富裕的中国新现代性的发展道路。这一道路用多元所有制和分配体制、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要素建构的基本经济制度代替了原初老路的单一封闭的计划经济体制,用对外开放创造开放发展的新格局,使中国经济大踏步地赶上世界潮流,创造了世界经济奇迹,连续11年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用新型工业化方式创造了用人工智能、AI、“互联网+”来提升带动工业化的创新路径;在世界人口第一大国中用新型城镇化方式完成从“乡村中国”向“都市中国”的历史性转变;用全面的、多样的社会保障和社会协调机制建立了一个良性治理差异性社会的制度典范;用绿色发展来超越发展与环境矛盾之困,创造了生态文明等等。正是这样一条“五位一体”发展的新现代性道路,创造了“中国奇迹”。如果说,全面摆脱贫困、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是这一条道路通过的第一次大考,那么进入新发展阶段,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新征程则是对坚持这一道路更重要的检验。

中国共产党成功开辟中国新现代性道路,实现让中国人民站起来、富起来和强起来,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伟大创造,其中关键的是将当年马克思的唯物史观的“西欧逻辑”、“东方逻辑”转换为“中国逻辑”,创造了21世纪的中国马克思主义。

中国新现代性道路也同时开辟了人类新文明的类型。中国崛起所改变的,绝不仅仅是大国地位和原初由西方经济霸权宰制的全球经济秩序,而是“国强必霸”、单一霸权主体的文明类型。中国主张的基于“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全球多元主体“平等交往、合作共赢、文明互鉴”的新全球时代,正鲜明地表现为一种超越西方霸权和“修昔底德”陷阱的新人类文明类型。这也正是中国新现代性道路内蕴的文明表征。

作者为江苏社科名家、苏州大学特聘教授)

相关链接:《新华日报》交汇点新江苏新闻客户端

(东吴智库、人文社会科学处)
苏大概况 教育教学
院部设置 科学研究
组织机构 合作交流
招生就业 公共服务
Copyright 苏州大学 2016, All Rights Reserved

苏州市十梓街1号 组织策划:校长办公室

苏ICP备10229414号-1
苏公网安备 32050802010530号
推荐使用IE8.0以上浏览器,1440*900以上分辨率访问本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