撷取校史精华 浇铸苏大精神— —从 《省立教育学院院歌》 谈起

江苏省立教育学院是由创世人俞庆棠于 1930 年成立,后来院长由高阳担任。俞庆棠的教育思想精髓——民众教育, 被认为是教育史第一位面向劳动大众的中国成人教育的办学先躯。

让我们先拜读高阳作词的江苏省立教育学院院歌内容: “惠山之麓, 梁溪之滨, 黉舍弘开,学子莘莘。教育、 农事, 力求专精; 手脑并用, 坐言起行。 习劳耐苦, 克俭克勤, 进德修业, 锻炼身心。”“服务社会, 忠信笃敬, 亲民新民,建设乡村。发扬吾华,民族精神;爱好和平,济弱扶倾, 世界大同,人类文明,促进之责, 是在吾人” 。 这首院歌, 是学院创世人整个办学理念、 教学模式、人才标准、 师生品格的高度浓缩, 是俞庆棠、高阳在办学实践中与之奋斗的目标,使学院以自己独有的特色特点给中国教育史留下了辉煌璀烂的一页。

为了让大家了解学院先贤的办学事迹,我想先介绍长期担任学院院长之职的高阳先生。在上篇文章中已提及高阳聘请唐文治担任中学校长的事迹。唐文治任职 10 年, 分文不取薪酬, 也许是对高阳无私奉献人格的敬重。

高阳毁家兴学的事迹, 是教育史上值得赞誉的范例。高阳父亲高鼎炎 12 岁开始当学徒, 工作之余刻苦自学,由于勤于创业,事业有成, 积攒了丰厚的家产。1920 年离世时, 他以幼年未能多读书为憾,嘱咐儿子高阳要兴学育才。高阳继承了父亲的遗志, 把父亲留下的企业及房产全部变卖,在无锡南门外羊腰湾购得 16 亩田土地, 兴建校舍, 创办了无锡中学 (即解放后的无锡市第三中学) 。高阳是位不占任何名利, 一心兴学, 无私奉献的人。学生要集资为其父亲在学校里塑铜像,被他婉辞; 学校要挂他父亲的遗像,也被他劝阻; 当时北洋政府总统徐世昌颁送了 “劝学敬学” 的匾额, 他也力劝学校不予悬挂; 其家属子女有七人在校读书, 一切费用照缴不误,还告诫亲友子女不准在校享受特权, 不准自荐在校任职。高阳的义举得到了社会上志士仁人的关心和支持,学校成为江南的一所名校。一直到1952 年底由人民政府接办。

1930 年省立教育学院成立不久,高阳便接任院长。他同俞庆棠一起实践学院的办学宗旨身体力行。他经常勉励学生的是 “待人要诚恳, 做事要认真” 。他的 “辛苦人才植, 期望民族兴” 的诗句, 就是他一生办学的座右铭。1937 年日寇入侵中国后,国土沦丧,民不聊生。高阳不得不率领学院 200 余师生员工向内地迁移。在迁移途中, 他的大儿子因肺病复发而不幸身亡。他自己也积劳成疾, 于 1943 年在广西桂林的一所祠堂内病逝。清理其遗物时仅有两只破箱子, 两件旧长袍。 一代著名教育家, 怀着国破家亡的遗憾,就这样走了, 但他为我国教育事业所作的贡献是不可磨灭的, 他鞠躬尽瘁, 死而后已的精神, 将永远在我校校史上闪耀光芒。

以下我集中介绍俞庆棠创办江苏省立教育学院,为我国近代教育事业所做出的不朽贡献。1997 年为纪念俞庆棠诞生 100 周年时, 邓颖超同志曾亲笔题词: “纪念人民教育家俞庆棠先生” 。她为什么会获得这样高的评价?

俞庆棠是江苏太仓人, 早年就读于美国哈佛大学、 哥伦比亚大学, 回国后同唐文治的长子唐庆诒结婚,人们喜称:唐庆诒倒过来读的谐音就是俞庆棠。1928 年她在就任第四中山大学教授并兼任扩充教育处处长期间, 就在苏州创办了民众教育学校并任校长,后来迁至无锡改称民众学院。到 1930年在省里正式备案, 被认为 “大学法” 上没有 “民众教育” 的称谓, 俞庆棠便只得违心的同意改成江苏省立教育学院。

俞庆棠提倡民众教育, 是经过深思熟虑过的,同为孙中山遗嘱中有“唤起民众” 的词句, 更主要的是她反思了当时教育的现状而确立的办学目标。对此她说过: “中国的教育, 只顾一部分学龄儿童。踏进学校大门的,在城市大都是中产以上的子弟; 在乡村大都是地主的子弟。 至于劳动大众和他们的子女, 绝大多数被拒于学校大门之外” 。这就是当时觉悟了的知识分子对当时中国教育所描绘的现状。 俞庆棠就是以 “民众教育” 作为教育家的出发点,为尚无先例可循的新型教育事业奋斗了一生,直到较早地献出了自己的生命。

一、 “民众教育” 是企图以教育唤醒民众拯救中华的爱国创举

在那个时代, 她的 “民众教育” 的教育思想, 是完全符合毛泽东在 《新民主主义论》 所提出反帝反封建的大众化要求的。她认为要 “改进现行教育完成教育理想、 谋求合理的共同生活的一种教育运动” , 就是要提倡“民众教育” 实行人民大众化的教育。她把教育大众化寓于学校社会化之中, 使学校的知识教育同社会的生产劳动结合起来,只有学校的社会化, 才能使理论知识与实践相结合。所以她认为民众教育的目的任务就是要披露经济危机的事实和民众疾苦的真像; 这就要引起大家的觉悟, 集合大众的智慧、热情、 意志和努力, 以促成整个国家经济制度的改造。这种把教育同改造民众生活,同改造社会经济制度结合的实践,在当时来讲不仅是新型的, 也是大胆的,是要有勇气的。

省立教育学院就是在俞庆棠教育思想和其大胆的实践中度过其辉煌岁月的。

二、 “民众教育” 是企图以科学知识武装劳动大众, 达到教育强国目的的大胆尝试

在旧中国想以教育唤起民众达到强国目的,当然是一种不能实现的幻想, 但作为那时的知识分子, 也只能以此为己任,探索强国的出路。 其精神之可贵, 历史是不允遗忘的。

为达到强国目的,俞庆棠在教育学院创造了民众学校教育及民众社会教育两者并行的教育模式。前者承担的是对广大民众子弟实行义务教育的任务;后者是对社会上广大劳动大众承担成人教育的任务。俞庆棠提倡教育结合工农劳苦大众, 走向社会,学做合一。 为达此目的,她在学院设立了民众教育及农事教育两个系。民众教育系课程分社会教育行政、民众教育、图书馆、 电影播音等; 农事教育分农艺、 园艺、 畜牧、 兽医、 农业经济等科目。她认为只有用和生产直接有关的知识教育劳苦大众,才能“促使国家经济制度的改造” 。 她常说, “群众的天才是无穷的, 人民的力量是伟大的”“教育可给予人们以新的生命和新的力量, 是最美好的东西。 最美好的东西, 应该给予最大多数的人民” 。她利用当时著名的 《申报》 主编的 《农村生活丛谈》专栏, 报导各地农民生活困苦, 吏治腐败和地租捐税繁重的情况,以唤起社会重视。 她认为我国百分之八十的人民居于农村,民众教育的事业应趋重于农村。

根据 “学用和一” 的原则, 使学到的知识进行研究实验和推行。 如她在无锡开办了黄巷实验区,对那里的工人和农民进行识字教育、公民教育、健康教育、 生计教育。在无锡北郊和东郊开办了惠此和北夏两个民众教育实验区。在无锡城里先后开办了工人教育实验区, 蓬户教育实验区。抗日战争胜利后,她在上海创办了几十所民众学校, 其中的一所俞庆棠亲自担任校长, 这所学校就是解放后的上海市静安区职工业余大学, 为纪念这位教育家, 俞庆棠的铜像至今仍矗立在校园。

三、 培养学生“手脑并用”“力求专精”“服务社会,忠信笃敬”

这是院歌中对培养学生的要求, 也是教育学院办学的宗旨。

教育学院是一所要求学生理论联系实践,用学到的知识为工农服务的学校。据学院毕业生、 解放后任东北师范大学校长的刘光回忆,可以显现当年学生混入基层, 为工农服务的情景。他说: “我在教育学院学习四年, 除一般的参观学习不计补, 整整一年是住在农村和农民在一起。 有的住在他们家里,吃在他们家里,教他们识字唱歌、 农业、 史地、 科学、军事知识, 风里雨里,白天黑夜不息,在农民中交了很多朋友” 。他们把学到的科学知识、 农业技术、 工艺操作知识及学到烹饪、刺绣、 缝纫, 转化为劳动技能, 然后向工农大众手把手推广。

这种“唤起民众” 的民众教育, 实际上是一种以教育、 科研、 推广三结合的教学模式, 而重视劳动实践,正是教育学院有别于其他学校的独特之处。为学院发展贡献于自己的青春年华的教师都已作古,硕果仅存的一位就是现年 110 岁的汉语拼音之父周有光。(编者注:此文写于2016年,周有光先生于20171月去世。)

1949 年俞庆棠在美国考察时期, 接到了祖国给她的电报, 邀请她回国参加开国大典。 她不顾一切独自一人回国, 参加了第一次全国政治协商会议和开国大典,并被中央人民政府任命为教育部社会教育司令长。1950 年由于日以继夜拟定社会教育规划, 劳思过度, 于 1949 12 4 日患脑溢血突然病逝,享年五十二岁。12 15 日教育部举行隆重追悼会, 政府院(即现在国务院)文化教育委员会(分管教育、文化、 艺术的领导机构) 送的挽联是:“吃野草下去,流鲜血出来, 点滴都赋予人民, 人民群众之保姆; 把任务完成,置生命不顾, 死生全为了教育, 教育工作的典型” 。 今天的苏州大学师生应该为有这样的前辈而感骄傲自豪, 也应为继承先辈的事业而努力实践。

摘自《苏州大学报》第654期,作者:徐惠德

(党委宣传部、新闻中心)
苏大概况 教育教学
院部设置 科学研究
组织机构 合作交流
招生就业 公共服务
Copyright 苏州大学 2016, All Rights Reserved

苏州市十梓街1号 组织策划:校长办公室

苏ICP备-10229414  苏公网安备 32050802010530号
推荐使用IE8.0以上浏览器,1280*760分辨率访问本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