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早的中国大学学报——东吴学报创刊号《学桴》解读

1906 年,东吴学报创刊号《学桴》诞生,成就了今日《苏州大学学报》创刊100 周年的历史(编者注:此文发表于2006年)。自20 世纪80 年代以来,当学术界回顾中国大学学报发展史的时候,《学桴》已成为研究者的关注对象。本文拟在前人研究的基础上,对《学桴》以及与其相关的中国大学学报史再作探讨,并就正于大家。

一、最早的中国大学学报辨析

”大学学报是学报的一个分支,是一种由高等院校定期出版的学术性刊物,它是在中国近代的大学和学报逐渐兴起的基础上产生的。”追溯中国大学学报的起源,是中国大学学报史研究的极有意义的课题。在这一方面,学术界已经做了大量工作。关于最早的大学学报,学术界主要有五种观点。

其一,北京大学的《北京大学月刊》是中国最早的大学学报。中国最早的大学学报出现于1919年。

提出这一观点的万泉在《辽宁大学学报》1981年第6 期上发表了《我国大学学报考》一文,认为: ”我国早期大学学报是在五四运动前后,特别是在五四运动后,随着中国新文化运动的兴起,陆续创办起来的。创刊最早最有影响的是在五四时期新文化运动的中心—北京大学,《北京大学月刊》是北京大学出版的第一个学术刊物,也是全国大学出版最早的一个刊物,它创刊于五四前夕的19191 月。”

持同样观点的还有谢振中,他在《陕西情报工作》1983 年第2 期发表的《中国学报的产生、发展与现状》一文中说:”创刊最早、影响较大的是五四时期新文化运动的中心——北京大学的《北京大学月刊》,它始创于1919 1 月。”

其二,复旦大学的《复旦学报》是中国最早的大学学报。中国最早的大学学报出现于1917 年。

李扬明在《华东师范大学学报》1983 年第3 期上发表的《中国大学学报史述略》,提出复旦大学的《复旦学报》是中国最早的大学学报。李文指出:”现据我们考查,上海复旦大学的《复旦》(季刊,一九三五年改半年刊,并易名《复旦学报》)的问世更早。在上海徐家汇藏书楼存有一九一八年一月出版的第五期《复旦》,据此,其创刊号当在一九一七年。”

其三,东吴大学的《东吴月报》是中国最早的大学学报。中国最早的大学学报出现于1906 年。

许周鹣在《苏州大学学报》1987 年第3 期上发表的《东吴大学学报沿革考札》提出:”《东吴学报》创刊于1906 6 月;是全国创刊最早的高校学报。”

持同样观点的还有宋应离,他在1988 年出版的《中国大学学报简史》中说:”早在1906 年,苏州东吴大学创办的学术性刊物—《东吴月报》,可以说是目前国内能看到的最早的大学学报。”

持这一观点的还有孙义清、沈晓艳等。孙义清在《江西社会科学》2001 年第1 期发表的《中国大学学报百年发展回顾》中说:”我国第一份大学学报是由创建于1901 年的苏州东吴大学于1906 6 月创办的《东吴月报》(创刊号名为《学桴》)。《学桴》发刊词中称其刊行目的为:‘表学堂之内容,与当代学界交换知识。’这里已约略透露出以后至今的中国学报的基本功能:展示科研成果,促进学术交流。”沈晓艳在《湖州职业技术学院学报》2004 年第2 期发表的《中国大学学报源考略》中说:”中国最早的大学学报为哪一家,创刊于何年,还有些争议。一般认为1906 年苏州东吴大学(苏州大学的前身)创办的《东吴月报》是中国最早的大学学报。《东吴月报》的创刊号为《学桴》……《东吴月报》虽然没有以‘学报’命名,却是学报界公认的我国最早的大学学报。”

其四,《河北农业大学学报》(其前身为直隶高等农业学堂创办的《北直农话报》)为中国最早的大学学报。中国最早的大学学报出现于1905 年。

黄金祥等认为,河北农业大学的前身”直隶高等农业学堂于清光绪三十一年(1905 年)创办的《北直农话报》为我国北方地区创刊最早的农学刊物”。”《河北农业大学学报》的创刊时间,理应追溯至清光绪三十一年(1905 年)。”由此似乎自然可以推出这样的结论:”《河北农业大学学报》理应为”最早的大学学报”。

其五,上海圣约翰书院创办的《约翰声》是中国最早的大学学报。中国最早的大学学报出现于1889 年前后。

姚远提出”至迟在清光绪十五年(1889 年)前后,上海圣约翰书院创办的《约翰声》双月刊为最早。并新补充1913 7 1 日西安西北大学创办的《学丛》月刊为最早综合性学报之一。即认为《约翰声》、《学桴》、《学丛》三刊为我国综合性大学所办的三份最早的文理综合性大学学报”。

笔者认为,上述五种刊物中,《北京大学月刊》、《复旦学报》、《北直农话报》、《约翰声》都不能称为中国最早的大学学报。

第一,正如宋应离所说:”有的认为我国最早的大学学报是1919 年创办的《北京大学月刊》,有的则认为是1917 年创办的《复旦》杂志。这些看法是就比较典型的学报而言的。”这就是说,如果从”比较典型”的意义上说,我国最早的大学学报是《复旦》杂志或《北京大学月刊》。所谓”比较典型”,应该是指刊物所具有的大学学报的属性和特征的比较完备的程度。

关于大学学报的属性和特征,学术界已有比较深入的讨论。有人提出”学报的主要的、突出的特性就是其学术性和内向性”,有人”提出了学报的第三个特性,即覆盖学科的综合性”,有人提出”读者对象的有限性也应该被承认是学报的一个特性”,还有人提出”对于学术性,所有的研究者都没有分歧,再继续找出学报与其他刊物相区别之处,就可概括出学报的特性。徐久刚进行比较的结果是:学报与其他刊物相区别的是其高校性。高校性中的全校性把学报和学校的系、所办的学术刊物相区别,高校中的内向性把学报和其他受有关学会委托而由学校承办的不具有明显内向性的学术刊物相区别,高校中的全面性把学报和由学校主办的专门性学术刊物相区别。总之,学术性、高校性(全校性、内向性、全面性)是学报缺一不可的两个根本特性”。

不管怎么说,大学学报的本质属性应该是”一种由高等院校定期出版的学术性刊物”。在这个意义上说,在《复旦》杂志或《北京大学月刊》创刊之前,还有更早的”由高等院校定期出版的学术性刊物”。

第二,河北农业大学前身为直隶高等农业学堂。学堂于1905 年创办的《北直农话报》确实是中国创办最早的学报之一。我们可以认同”《北直农话报》为我国北方地区创刊最早的农学刊物”。但当我们讨论何为中国创办最早的大学学报的时候,我们就很难认同《河北农业大学学报》或《北直农话报》为中国最早的大学学报。理由再简单不过,1905 年创办《北直农话报》的直隶高等农业学堂并不是大学。

第三,基于上述理由,我们同样不能认同”上海圣约翰书院创办的《约翰声》是中国最早的大学学报”。因为1889 年前后创办《约翰声》的圣约翰书院还不是大学。圣约翰大学创办于1906 年,在美国哥伦比亚特区注册。

从大学学报史的角度看,对《北直农话报》和《约翰声》的研究确实很有意义。之所以有意义,因为这些研究能为我们揭示相关大学学报发展的前史。我们完全可以对《北直农话报》和《约翰声》等刊物作大量的研究,这个时候,我们研究的对象不应界定为”大学学报”。我们也可以从”大学学报”的角度研究这些刊物,不过,这个时候,我们研究的对象只应界定为”大学学报”的前身,而不是”大学学报”本身。

二、东吴学报是中国最早的大学学报

有鉴于上述辨析,考察《东吴月报》的大学学报属性,笔者同样认为,东吴大学的《东吴月报》是中国最早”由高等院校定期出版的学术性刊物”、中国最早的大学学报。理由如下:

第一,《东吴月报》是东吴大学由学校创办的刊物。

东吴大学创办于1901 年,它的前身为1879 年曹子实、潘慎文创办于苏州的存养书院(1883 年改名为博习书院)、1882 年林乐知创办于上海的中西书院、1896 年孙乐文创办于苏州的宫巷书院。1899年,博习书院并入上海的中西书院。1901 年宫巷书院迁入博习书院旧址,东吴大学正式开办。1911年,中西书院又从上海并入东吴大学。如果从它的前身算起,东吴大学的历史已有120 多年了。从学报史的角度看,我们还未发现上述三个书院的学报,还不能断定东吴大学学报是否有自己的前史。

《东吴月报》是东吴大学由学校创办的刊物。这一点,在创刊号的《本报简章· 名目》项下就有明确说明:”本报命名《东吴月报》,系苏州东吴大学堂所刊发之杂志。”

顺及,关于东吴大学创办的历史,有些文章说:”东吴大学堂由基督教卫理公会创办于清光绪二十六年(1900 )。光绪二十七年(1901 年),由苏州博习书院、上海中西书院及苏州宫巷书院三校合并而成,称东吴大学堂。民国后,英文校名为苏州大学,中文校名为东吴大学。”这样的叙述错误过多,兹不赘述。

第二,《东吴月报》是定期出版的刊物。

《学桴》之前,东吴大学还曾有过类似的出版物,即1903 年出版的《雁来红》。《雁来红》标明为”东吴大学堂杂志之一,Soochow University Annual,1903”,可译为《东吴年刊》。《雁来红》硬板纸底,灰色布质封面,有照片有文字。孙乐文校长在刊首写了《序言》,刊内所载《东吴大学堂记》详载学校创办经过与办学宗旨,可贵的是,《雁来红》还刊有学术论文十余篇,短小精悍,或讨论中外历史,或探究科学问题。此外,还有反映东吴大学校园生活的短文多篇,刊物篇幅虽小,但容量极大。作为东吴大学的”定期”出版学术刊物,《雁来红》实际上也已具备大学学报的属性,可惜的是,《雁来红》只出了一期,未能成为真正定期出版的刊物。在某种意义上说,《雁来红》的出版为《东吴月报》的创办奠定了基础。

《东吴月报》创刊时计划”月出一期,惟暑假、年假之际停出二期。全年共出十册。西历每月一号发行”。实际上,包括刊名和出版周期都时有变化。这方面的情况,学术界已有不少介绍与论述。许周鹣著文说,1906 6 月出版《东吴月报》(创刊号名为《学桴》),共出版12 期。1907 11 月起,刊名《学桴》,改为双月刊,共出几期不详。1913 年改刊名为《东吴》,至1917 年停刊。1918 年改名《东吴季报》,季刊,同年10 月停刊。1919 4 月复刊,更名《东吴学报》,季刊。何时停刊不详。1925 年重新发刊,改名《东吴杂志》。1926 年继办,更名《新东吴》,季刊。何时停刊不详。1933 年重新发刊,名曰《东吴》,季刊。自第2 卷起又改名为《东吴学报》,1936 1938 年每年出1 期。目前共存刊19 57 54 本。宋应离在所著《中国大学学报简史》中也有同样的介绍。姚远则认为:东吴月报刊名屡经变更,出版时间长达30 多年,目前共存刊2l 64 61 册。

第三,《东吴月报》是以学术性为主的刊物。

《学桴· 发刊词》开宗明义:”西士谋刊行月报,以表学堂之内容,与当代学界交换知识。”揭橥了《东吴月报》的学术性宗旨。

《学桴》内容除”告白”外,分为五类:论说、学科、时事、译丛和杂志,共32 页。其中学术性较强者有:论说刊登《学桴· 发刊词》、《论近日支那学校之科学宜以英文教授》、《劝学说》、《女子教育》等4 篇,占11 页;学科刊登《心理学问答》、《地理补义》、《镀镍新法》、《植物浅译》等4 篇,占6 页;译丛刊登《万国公法论》占3 页。上述三类共计20页。约占刊物内容的三分之二左右。

另据宋应离研究,”《东吴月报》的内容从第1期至第3 期,分图画、论说、学科,时事、译丛和丛录六类。论说和学科二类刊登的是论文,约占二分之一的版面,译丛是译文,这些内容和今日学报的内容近似。其余几项内容带有新闻性、时事性,近似今日校刊之内容。故早期的《东吴月报》兼有今日学报与校刊的内容。《东吴月报》第4 期之后,去掉了时事性的内容,增加了”教育’内容,学术论文分量有所增加”。

三、《学桴》相关解读

《东吴月报》创刊号《学桴》封面设计为一帆船航行于波涛之中,船首尾各一人,或立或坐。船桅上高悬一旗,上书”东吴月报”四字,左上方风云滚滚,映衬”第一期”三字。船上风帆满满,大书”学桴”二字。

从《学桴· 发刊词》内容看,作者着墨最重者为两点,一是关于学桴的议论,一是关于”所谓过渡时代”的议论。

关于学桴,作者指出,”学桴者,预备过渡时代器具之一部分也”。但作者强调这一部分的重要性,强调教育对于政治、经济、军事、宗教的重要性。作者申明:”而何不以兵桴,以商桴;而何不以政治桴,以宗教桴,而独有取于学者?盖兵商政教皆备于学。则学者载种种桴之桴也。而又可谓合种种桴而所成之桴也。”

关于过渡时代,作者指出:”过渡二字名词含义甚广,几与天演相出入。”发刊词并以大量篇幅阐发”过渡”之含义。如”试观政治界。曰酋长政体、曰家族政体、曰市府政体、曰邦域政体。此以形式论也。而其精神上,有君治、有共治、有民治之区别。消长乘除,若寒暑之迭更、潮汐之相代者,过渡也”。”而报界之过渡亦可得而言。其始莫不受政府之禁锢,渐进而享有言论自由、出版自由之权。今则政府且保护之,提倡之,资助之矣。” ”中国之政治界、宗教界及学界、报界之过渡何如者?政界则由封建而郡县,由闭关而通市。近且欲革除数千年来专制之粃政,不单求野求彝,以达其宝柜金牛之目的。宗教界则自人神杂糅,墨梵混同,缁黄峙南北之宗、章缝性学之敌,以至利氏东渡,踪近折芦……且有介五洲宗教同源之论者……可见,这里的”过渡”是指演变、演化、发展的趋势和结局。

作者还指出,”过渡”的趋势或结局有积极和消极两种可能。即作者所说:”过渡一词,幸词也,而亦危词也。”如在美国则为”幸词”,”以美洲言,阁龙探险以还,一过渡而为撒克逊人辟秦之桃源。又过渡而十三州独立旗飞,自由钟响。又过渡而合南北为一家。又过渡而县古巴、藉布哇、囊括飞立滨。雄心未已。一手握两大洋之管钥,欲一跃而过之。其所谓华盛顿主义变为孟罗主义,孟罗主义变为麦荆来主义者,大有风利不得泊之势。过渡如此,始足豪矣”。”过渡”在埃及、波兰等国则为”危词”,”埃及、印度、犹太、波兰,名国也。一过渡而父母他人,旧历史之光荣渐堕;河山易主,新舆图之标识难明”。

作者以”学桴”期许创刊的《东吴月报》,期望《东吴月报》能与国家、社会同为”过渡时代”天演之胜者,并在”过渡时代”中发挥自己的作用。

作为中国最早的大学学报,《学桴》的封面设计、栏目设置、刊登内容等也引起研究者的兴趣,有些方面还产生了不同的解读。有些解读显然存在失误,试举数例如下:

其一,《东吴月报》创刊号《学桴》并未注明出版时间。其出版时间系根据第2 期出版时间推算。《东吴月报》第2 期封面标明出版于”西历一千九百六年七月”,按一月一期算,创刊号出版于1906 6月。有的文章说,《东吴月报》于”清光绪三十二年六月(1906 7 月)创刊”,不知所据为何。

其二,《中国文理综合性大学学报考》一文称:”编者将《学桴》比做驶离‘新政将兴而未兴,科举垂废而未废’这种过渡时代的一个小木筏,以期由此跨越19 世纪,驶向20 世纪。”这一说法是对历史与学桴发刊词的错误解读。学桴发刊词在述及东吴大学创办历史时这样说:”东吴学堂之设焉,适当西历十九祺二十祺之交,新政将兴而未兴,科举垂废而未废,社会志趣如飚涡中罗经,靡定所向。而此学堂独挟其输入之文明、元有之国粹,岿然出现于锦帆泾上。”东吴大学创办于1901 年初,正是”新政将兴而未兴,科举垂废而未废”之时。《学桴》创办于1906 年,”新政”已举办6 年,科举已废除1年。编者根本就没有”将《学桴》比做驶离‘新政将兴而未兴,科举垂废而未废’这种过渡时代的一个小木筏”。

其三,《中国文理综合性大学学报考》一文称:”《学桴》又名《东吴月报》。清光绪三十二年六月(1906 7 月)创刊于江苏苏州。东吴大学堂文理学院学生会东吴学报社编辑,东吴大学堂学生会出版科出版。”这是对东吴大学校史的误解。除创刊时间外(已述于上文),还有两处错误。一是《东吴月报》创刊时东吴大学文理学院尚未成立。文理学院成立于1911 年葛莱恩出任东吴大学校长、上海中西书院并入东吴大学之后。二是《东吴月报》创刊时东吴大学学生会尚未成立。东吴大学学生会成立于1919 年五四运动期间,如《东吴季刊》(1922年)记载:”吾校学生会之创设”,”正五四运动波澜汪涌之时也”。”学生会之名,始于民八五四,时则奸宄窃政,国事日非……莫不疾首痛心。北平学子,发难于先,南省生徒,响应于后,群情激昂,举国沸腾……身虽在学,心岂忘国,欲谋领导民众,拯救危亡之举……故有学生会之组织也。”《东吴月报》之创刊,绝不可能由”东吴大学堂文理学院学生会东吴学报社编辑,东吴大学堂学生会出版科出版”。

作为中国最早的大学学报,与日后”比较典型”的大学学报相比,创刊时期的东吴大学学报自然是不成熟的。这些不成熟主要表现在”(一)评述和时事报道的文章占比重大,而学术性文章较少,内容庞杂。即使有些文章属于学术探讨,但学术性不强。(二)周期不太固定,出版时断时续。( ) 作者面较窄,写稿人较少”等方面。但也正如宋应离所说:”尽管存在上面这些问题,但作为我国最早创办的大学学报——《东吴月报》,走过了一段漫长曲折的道路,由不成熟到逐渐成熟的发展过程,在师生的支持下,在编辑人员的努力下,对于当时师生探讨科学真理,反映学术成果方面取得了可喜成绩,在办刊方面也积累了不少经验,提供了我们今天许多可供借鉴的有益东西,对我们办好今天的学报,也会从中受到一些启发。

 

摘自《苏州大学校史研究文选》作者:王国平、熊月之,2006年

(党委宣传部、新闻中心)
苏大概况 教育教学
院部设置 科学研究
组织机构 合作交流
招生就业 公共服务
Copyright 苏州大学 2016, All Rights Reserved

苏州市十梓街1号 组织策划:校长办公室 苏ICP备-10229414
推荐使用IE8.0以上浏览器,1280*760分辨率访问本网